• 2009-03-22哪里逃 - [宅男日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ehao-logs/36881821.html

    昨晚最后的时光,我们7个拥挤在车里,仿佛活够了,于是一起上路,快乐的离开。黑夜里的道路没有方向,我说了句,真希望就这样一直开下去。旁边的春儿说,我也正想说这话。

    第二天清早,傻冒仍沉睡时,我独自出门,在阳光中走向车站,凉风拂面,被晒着的脸微微发热,慢慢从宿醉中清醒过来,觉得一个人时也这么好。仿佛一块鹅卵石,正被豁亮的光冲刷得越来越清爽平滑。刚刚过去的欢笑和闲语,现在只是暗暗怀念,并不那么渴望。

    离家才两天,下车之后竟然有点迫不及待。住在学校的这两日,并没有让我欣喜。事实上,我只是有时想念一下。走过绿园,会想到傻瓜。那棵槐树下行人很多,傍晚时仍然安静。远远看见13楼的大爷好像还坐在门口。紫藤架显得破落干枯,四周不停挖、建,脉象不好。去了两次都没吃着学五的麻婆豆腐,有点心灰意冷。不过风情老板娘的三鲜米线还是很好吃。操场热闹,踢球跑步都好看。但一转头即发现,我心底已经丝毫不再留恋学生时代的生活,不想再来一次,不愿再重复。革命一样的日子,只可有一次。再渴望,便是孱弱了。那会让自己上瘾,依赖,而逃避应沉着面对的另一面人生。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