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14养鱼·四 - [作文]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ehao-logs/36554172.html

    一缸鱼里,有两条鹦鹉,六条红剑,两条燕儿,两条清道夫。买回家不久,所有的鱼都生了病,浑身长白点,精神萎靡。我问朋友,查百度,买了药。药水深蓝,倒入水中,水色发暗。病虽好了,鱼缸里的乳白砂石和金黄海螺却被染成斑斑点点的暗蓝,显脏。要清洗,又非常麻烦。不幸仍在接踵而至。不几日,我突然发现死了一条红剑。另有两条也气若游丝。下午气就断了。我还没来得及多喜欢它们几天,就要替它们收尸,心里既沮丧又不快。缸里的水有腥味,尸体随水漂浮,有时藏在水草间,不能顺利打捞,得把手伸到水里,弄湿了袖口。心里越发挫败。

    很快,鱼死了一半。刚开始我犹豫怎么对待这些尸体。我不过一时性起,买了它们来,不曾善待,结果让它们白白在此丢了性命。心下后悔,原可不作孽。事到如今,随手将它们扔掉,索性如此,也不过这样。可后来更加后悔。觉得应该丢给野猫吃掉,或埋进花盆。但那也不过是安慰自己的小伎俩罢了。

    快死光的时候,我才发现,这场瘟疫是其中一条鹦鹉造成的。我常常见它灵活迅猛,心里独独对它有点偏爱。连其中一条燕儿都死了时,我开始怀疑它平日里的活泼追逐,其实是在捕杀。老板告诉我,鹦鹉不吃别的鱼,但看来它是例外。我一时怒起,但也无能为力。当它时时把清道夫都逼得无处躲藏时,我预见了它的结局,不免同情它。它还不知道它将会多孤单。我不会再买鱼回来,给它作伴。吃了它,或者被它吃,我都不愿再看到。它就快成为囚犯,永远困在鱼缸里。再也见不到同类。它甚至会因为孤单而疯掉。这条凶残的鱼,多盲目啊。

    其它的鱼都死了。它独自生活了很长时间。一年尽头,我离家近一个月。本想叫养鸡女给照看,结果她弄丢了钥匙。我那时在云南,正赶往最南端的一个火山口。我想只能这样了。它以这样一个意料之外的方式来结局,而我的养鱼很快就会以这样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来结束。我并非有意惩罚,但对它还是有点残忍。

    年后回家,刚进家门,它可能听见了动静,在鱼缸里来回穿巡,搅动出水声。我又惊又喜,走过去赶紧给它喂食。恨不能把它抱起来,轻抚咂摸。心里甚是感慨,又无语。这个畜生。如果用拟人的手法,把它设想为我。如果是这样,在这整整一个月里,在偌大的、无边际的空间里,我听不到任何声音,没有任何气息,没有动静,没有光,绝没有神,甚至没有小鬼,每一日都不知道何时是尽头,何时能出现另一个生物。每一天绝望都在膨胀,直至麻木。让它无端承受这种恐惧和无望,我的自责是难以言的。即便它是这样一个畜生。

    可能是环境恶劣,营养不良,它现在已经褪去了当初的浑身亮红,色泽平淡。形体仍然完整,并无残缺。从外观上,丝毫看不出它的种种遭遇,看不到它历史中的种种伤痕。但我知道它能活到现在,实属不易。这一切的肇始者,是我。我对它做的一切,同时也毫厘不差地反过来映在我心里。现在能平安无事,就让人心存侥幸之念,并有相依为命之叹。私下还会生出前世有缘今生投胎之类的念头。有时,夜深人静,我看书间歇,听见它在水里游动的声音,心里会有包含怜惜、愧疚的许多情绪。如果夸张一点,比如当我在深夜里陷入极度浪漫心态的时候,我会想出一句很不积极的诗,来描述心里幻想的这个非现实的场景:“我们坐在金字塔前,阅尽诸民族的兴亡;战争、和平、洪水泛滥——都像若无其事一般。”

    分享到:


    评论

  • 我也养鱼,有两条从06年一直顽强地活到了现在。有时,我也会抱着自己的猫对它说:丫,如果有一天妈妈不在了,你可怎么办?这话,好象也是在问自己。你有很多朋友,可它们,却只有你!仅仅有你!!很多时候,我都怀疑,它们,是能读懂我的心的,于是,在乖巧的时候乖巧,该顽皮的时候顽皮。
  • 养鱼只是心情,如果凡事都看得那么重,只能显示自己内心脆弱,它们只是一个个小小的生灵,也许我等俗人无从感慨,觉得生命平淡无奇,无意遭践它,却又忏悔它的离去,或者是你太孤单了。“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 看得我惊心动魄的……我对它做的一切,同时也毫厘不差地反过来映在我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