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2-2412月24日 - [练习]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ehao-logs/32904704.html

    我还没有达到今晚要求具备的感情。

    我刚从一个女人家里回来

    我兄弟想娶她,派我打听一下

    她说她手头还有一个男人,她需要考虑

    如果不是为了聘礼,跟她未来的婆婆吵翻了脸

    她是不会犹豫的。她皱着眉头说“愁死了,愁死了”——

    女人就这样,好像她们的本质是阴郁。

    很多小说里,她们一直不满地说着“悲惨”、“苦闷”这样的词

    好像她们的生活,还能有别的出路。 

    我还见过一个女诗人,或许是她喜欢了很多男人,于是就更喜欢悲哀的人生

    ——她以为男人的命运跟她们一样;

    ——幸好,她不是我喜欢过的那一个。

    ——她儿子会长成什么样的男人。

    我以为我今晚可以在家里平静的思考人生

    为各种各样的悲欢祈祷。并思考

    目前这样的男女事态

    是由谁造成。有名无名的悲伤,需要定个日子来交代。

    可突然接到宴请。我又得连夜出门,

    来不及静斋安坐,来不及询问

    来不及等待令人满意的答复。

    分享到:


    评论

  • 一个女人,她如果能喜欢很多的男人,又怎会喜欢悲哀的人生?如不是矫情,那就患忧郁症了,那样的女人又怎能入你的眼?曹雪芹说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是泥做的,也就是说女人天生比男人内心要柔软些,要感性些,男人成天在外为责任奔波,女人就在家拾掇生活的点滴,这本身就是人生的主旋律,你又何苦去嘲笑人家的粗鄙。
  • 不过是写着玩的,我不会把这当成邪恶的认识论来坚持。
  • 女人们的悲愁也许并不比她们的欢乐少,只是,她们一般在悲愁的时候想到倾诉,生活的成分五花八门,真正活不下去的少之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