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2-18练习者 - [作文]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ehao-logs/32643839.html

    白日里我什么也不做。很长时间是这样。尤其在冬天。躺在椅子上,让阳光晒着我的光头,头顶开始迅速变热。仅此而已。的确,有不少时候我这样度过,晒太阳,听歌,养花,看小狗奔跑。但我不能说,“我”做了这些事。因为这些行为中的我,完全可以被另外一个人代替。我想象得到。当我离开之后,另有一人如何再次从床上醒来,散漫地推开阳台的门,进入光亮之中。既然这些时刻不是非我莫属,我怎么能说,这就是我呢。我听说过另外一种反驳,他们认为此时此地的你是无可替代的。我体谅这种不甘心,企图挽回颜面的努力。可这不过是证明,漫漫长河中,有无数与我同样渺小的人。风吹即散。除此之外,关于我是谁,它什么也没说。对于可能被别人彻底代替的东西,我不能说拥有。如此我明白了,属于我的时刻,尚未开始。

     

     

    林中满地落叶,枝条疏朗。更多的人聚集在广场。林间只有三五个。我来的时候,他们各自站立,目不斜视。鸟雀飞离,降落,风吹动树枝,吹跑小孩的皮球,一只狗奋力扑上去。一切如同幻影。几个人仍然静立,安静等待,仿佛自己并不存在。然后他们动了一下。脚略移几分,又停住。仿佛只是随风而动。这是我最近学到手的一种拳术。在练习这种拳术时,需要手脚同时朝不同方向缓慢移动。比如手朝左边推出,脚却要向右边伸。如此反复。就像这几个人的样子。对于初学者,往往会因一心难以两用而不知所措。他们过于专注。可对技艺高超者,则能隐藏自己的方向,让人无法捉摸。这是一种颇为神秘的技艺。练习者缄默不语,通过熟练运用四肢改变心灵。与传道士相反,他们更相信身体,而不是语言。

     

     

    暮晚时分,光线逐渐散去,世界进入另一个场景。仿佛属于练习者的空间终于降临。他们开始隐退,让身体消失在夜色之中。仿佛褪尽最后的障碍。而无,就是他们的存在。次日清晨,他们再次出现于林间,双目微闭,双手下垂。仿佛带着更多的神秘,刚从另一个世界回来。他们不再是无。他们体内犹如空壳,被缓缓注满真正的、不惧怕风吹的物质。这种神秘对我有极大魅惑。我不知道那是一个怎样的世界。但我的模仿,是探知一个世界所必须的出发点。而之前,我必须具有同样的信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