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0-11这里的生活之八——唱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ehao-logs/32168382.html

    第一次去哈佛广场见张霞的两个朋友。吃完饭,我就揣着手,哼着小曲儿。Justin看了我一眼。没吱声。
    我应该迅速地将他们与广大美国人民联系起来,这样我就可以更早的意识到,他们平时不哼小曲儿。
     
    后来在学校来来回回走的次数多了,我真没发现有谁跟我似的,没事儿嘴里哼哼唧唧。
    这就让我很奇怪了。老美不会这么没劲吧。
     
    上次张霞回北京,带了几个美国同学,一起去同一首歌。除了一老头,别的几乎整晚不张口。他们来看歌呢。
    张霞跟我说,老美可不好玩儿呢。
     
    可我想不到啊。我含泪都想不到这么大面积的不唱歌。跟遭灾了似的。
    这也太难想了。到处都没有KTV。音像店都没见几家。我住的附近也从未听到谁在家自个儿唱。
    他们这儿可是有“柔柔儿(猪惯用的象声词)”多的歌星啊。都唱到我们那儿去了。
     
    不过期间,我不注意都能看到,他们几乎都有随身听。大致和我国的手机一样普及吧。可以看到每天早上跑步的,人手一机。路上走的,耳朵里一般都塞着。
     
    可光听,它药力有限啊。身强力壮的,就只给张图片。能解决问题吗。
    你得唱出来。你得唱出来。
     
    我觉得地球那边的各种活动挺聪明的一点,就是有大量的革命歌曲。粗糙点没事儿。得让大伙儿有歌儿唱。得让大伙儿的热烈欲望有奔放和升华的途径啊。歌一唱,壮点气,也就觉得自己理挺直。或者就忘了要讲理,气太壮了。气壮得理歪了都没人注意。这时下手也敢狠些。灭啊。见啥灭啥。谁让你这时候撞上。
    有理绝对很在于声高。唧唧歪歪蚊子叫,谁都烦。就算你唱《一无所有》,也会被人一巴掌拍死。可你想拍死崔健吗。
     
    这东西,是个人来风。能往疯了涨。一人唱,万人和。举个大旗,呼啦呼拉,一干人等雄赳赳的唱《混子》,唱《国际歌》,就算是春游,去西单,逛故宫,那也浩荡诱人啊。把不法商贩全给我铲平了。毁灭就是娱乐。要么在外面被它烦死吓死,要么卷进去不知道怎么死。反正估计傻冒会去。检讨书回来再上网荡。
     
    所以你说,美国人咋就不出声呢。
    真能憋。
     
    我不行。憋不住。我得唱。
    没人跟我说中文。可唱歌不需要对唱啊。晚上走出图书馆,我唱个《西出阳关》,无端端悲愤的把自己和这世界对立起来。到家门,回眼一看,月亮当头照着。吓我一跳。“嘘”它一声,赶它回去,大半夜的。
     
    刚来的时候怕生,有点怯。不敢唱,只哼个大致的调。
    可我要唱了。唱崔健张楚和唐朝。
    下次我把词儿都唱出来。
     
    不过,美国人是不是只听交响乐?
    那就没法唱了。没法唱。
    分享到:


    评论

  • 傻冒,你越来越自得,越来越强壮了。
  • 美国人不随便哼唧,是因为他们的知识库告诉他们,只有摇滚歌星才这么能,登台就唱!我刚到那边,就是因为太安静了,差点憋出病来。眼巴巴盼了一个多月才盼到中国留学生会的一个卡拉大赛,当仁不让,马上报名。我们系一干老美听说我不光卡拉,还要参赛,看我的眼光立马炽烈得从30瓦上升到100瓦。还有俩好奇的老美朋友到现场给我当拉拉队,可惜从头到尾他俩也没听懂老中们吆喝的是个啥!回头还特礼貌的跟我说,唱得贼好!哈~~~那晚偶们超级发挥,明白了吧,是给憋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