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0-16这里的生活之十四——游子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ehao-logs/32168376.html

    豪猪站在树梢。那边是一大片树林,林子里分不清东西。大伙儿混杂住着,偶有死伤,但无大碍。豪猪常常从树上掉下来。砸着谁就跟谁睡。砸死了,就跟死者的哥哥睡。没砸着,就不想睡。猪时常不乐意,嫌豪猪黑。有时故意在背后拿块石头,让豪猪砸在石头上。如果豪猪的刺扎不进石头里,就很倒霉。

     

    这是没来头的一些念头。

    看着书,突然一下子就冒出这么个。自己就顺着这念头玩上了,挺起劲。

     

    小时候上学,常会在路边看见青蛙。它蹲着,望着金黄的油菜花发呆。我走得很近,它才惊醒,猛地跳入菜地,找不到。我有时故意吓它,作势扑上去。看它狼狈样,我哈哈乐一阵。不过一进校门就忘。很久之后,这场景又会闪电般再次出现。而我已经长大,坐在“柔柔儿”远的地方发呆,像它的模样。

     

    对于这些快乐得空洞的小把戏,时不时,我就有机会玩儿上两把。我毫无防备,它们就会不期而致。找我玩儿会。再不经意的,无声息的消失。像我疼爱的小女儿,在我午睡时,拿着花,兴奋的把我摇醒,自己蹦跳着走开。

     

    这种小游戏出现过许多次。而今天,我写下来:它们来玩儿过。它们不知道我现在身处多远。不知道这其中的凶险。我写下来,希望有一盏冥灯,可以照亮它们回家的路。而我,还要等很久。

     

    这里离家太远,我怕将来它们回不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还分析个啥?!就是没事儿,闲,好玩儿而已。跟你喜欢没事就做逻辑分析是一个道理。
  • 形而下的东西到现在没写,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 开头那段确实没啥来由,可供佛洛伊德做精神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