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2-12这里的生活之四十一——蜘蛛纸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ehao-logs/32168347.html

    小猪头,猪头,母猪头,老大,及大嫂,并告知小老大:

     

    请看我的纪录。关键看难度。我这也总算没白出来一趟哈。

     

     

    我笨,会玩的游戏有限。我就专攻计算机自带的纸牌和蜘蛛纸牌两种游戏。我玩纸牌曾让母猪头很服气。最高纪录好像是80秒。分数忘了。

    蜘蛛纸牌难些。我挺来劲。小猪头在我带动下也玩。他玩一种花色。两种的,他头晕。我很长时间根本不玩四种花色。过不了关。我跟老大不约而同认为,过关,那近乎神话。当然,我和他说话平日就喜略带夸张。要的就是夸张里的狂劲儿,自我刺激。

    在这里看书,寂寞啊。没个书童。第一次过关,自己也很茫然。但随即一狂喜,就又过了一次。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可耻的人是可怕的!

     

    孔子贼笑曰,慎独。慎独。

    分享到:


    评论

  • 呼呼,前两天上不了网。我正想问你呢,你要啥,猪,还是别的。我好买。目前还不太清楚,有这么个结果到底好不好,或者有多好。再等等吧。这里的土著好多都很胖。但胖的,你不一定都想捏呀!你让小老大也玩这个,把他玩吐了,他就不磨人了。那我回去吃饭睡觉也得分两个地方了?
  • 昨,前夫跟我说起你的博客我才得以找到你的老巢。现在我玩蜘蛛纸牌也很厉害呢,而且也是2个花色的,有的时候一把打不开,我就一遍一遍的重新开启这一局,直到打开为止。玩到自己都觉得恶心但却始终不肯罢手。这不是因为高尚的“不达目的不罢休”的革命精神,而实在是因为寂寞无聊。跟前夫离婚已经快2个月了,还没有再找到个合适的人,不知你那里有没有胖的。以前,除了工作还有个相公,现在除了工作只有大白了,你说这有多可怕!小老大越长越虎实了,很是调皮,老大家又买了新房子,现在去吃饭我要下六楼走到另一座楼里去。你走了,我连个知心的人儿啊,可以商量事的人儿呀都没有了,闺房的心里话也没个地方说去。哑说我俩那是善终,或许也是,现在你终于不用担心我拿剪子戳人之类的了。有一次唐师妹要借你的《鲁迅全集》,我跟她说了你的书的放置情况,她也就只好放弃决定还是自己买,更省事一些。对了,你现在的英语练得咋样了呀?
  • 呼呼!快元旦了,开始年终总结,忙了!跟lx已经分手,一个多月了,几已不可挽回。这次,是她想开了。
  • 我以为你还病毒着呢,来了一看,都玩上纸牌了
  • 有书童就不寂寞啦?慎独,慎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