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2-18这里的生活之四十四——里尔克两首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ehao-logs/32168344.html

    黑猫
     
    鬼魂,虽然看不见,仍像一个地点,
    在目光的触击下发出回音;可是这里,
    这片浓密的黑色毛皮的巫魅空间 
    让最锐利的凝视也彻底溶化,消失:

    就像狂乱的疯子,当身边的一切
    再不能令他镇静,便会嚎叫着猛撞
    厚重的墙壁,如同撞击自身的黑夜,
    感觉风暴逐渐止息,心灵归于清朗。

    似乎所有射向它的目光
    都被它藏匿起来;它就像
    一位读者,翻阅着它们,
    目光怨毒,脸色阴沉,
    蜷缩睡觉时也守着它们。
    可是,好像突然被谁惊醒,
    它转过脸,注视着你,
    你悚然看见:微小的自己
    在它眼球的琥珀里囚禁,
    像一只史前的昆虫。

    灵石 译

    《玫瑰集》之一、二



    若你的鲜妍有时让我们这般惊异,
    幸福的玫瑰,
    是因你自身,在你内里,
    花瓣托着花瓣,你在休憩。

    全体苏醒过来,花骨朵
    依然熟睡,无穷无尽的花瓣,触及
    这宁静的中心多少温存
    抵达那张终极的嘴。



    我看见你,玫瑰,微微开启的书,
    含有如此多的书页
    写有明晰的幸福
    无人得以解读。魔法之书,

    向风儿敞开,而闭上眼睛
    才能阅读……,
    蝴蝶从那里扑翅而出
    有了同样的思路。

    何家炜 译

     

     

    昨夜枯坐静读,屋外狂风四起,几欲摧我木屋。整个星球天旋地转。但在某处,在深处,仍有个安静的中心。读里尔克,即是如此。让人赞叹,复默默赞叹。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练习者 2008-12-18


    评论

  • 这个就见出他浮泛了
  • 22深夜又是深山,听着夜雨沉沉。十里外的山村廿里外的市廛它们可还存在?十年前的山川廿年前的梦幻都在雨里沉埋。四围这样狭窄,好象回到母胎;神,我深夜祈求像个古代的人:“给我狭窄的心一个大的宇宙!”
  • 冯至真是男一号啊!除了海子,谁堪提?可见必得取法乎上,才能得其中矣!
  • 冯至十四行集第21我们听着狂风里的暴雨,我们在灯光下这样孤单,我们在这小小的茅屋里就是和我们用具的中间也有了千里万里的距离:钢炉在向往深山的矿苗瓷壶在向往江边的陶泥;它们都像风雨中的飞鸟各自东西。我们紧紧抱住,好象自身也都不能自主。狂风把一切都吹入高空,暴雨把一切又淋入泥土,只剩下这点微弱的灯红在证实我们生命的暂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