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1-08这里的生活之六十——天有异象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ehao-logs/32168327.html

    昨天散步至河边,我脱得已只剩短袖。
     
    据说气温已达华氏62度,全无寒冬气象。暖气也停了。电视里,气象员笑容可掬,报告这几十年来目睹之怪现状。夜间风雨却甚大,至清晨停歇。阳光仍好。
     
    图书馆里有两株木芙蓉。花开红黄,枝条杂芜。书上说,此花原产我国,四川、湖南最多。又名拒霜花,朝开暮谢。
     
    我总想象不出,一株花怎样老死。就像一棵树,年年葱郁,哪里见的老了。一朵花,气尽而亡。那花开处,明春复发。而整株花木,似乎就是永恒。缓慢,充沛。无穷无尽。
     
    有时想,如果一棵花草说:我老了,不活了。吧唧,就耷下了脑袋。
    那,那可多神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