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1-17这里的生活之六十四——乌城纪事一 - [练习]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ehao-logs/32168323.html

    我们还有母亲
    在煮面条
    我们还有黑公鸡
    领着小公鸡
     
    乌云到达之前
    河水就要静止
     
    而静止的一切
    正准备撤离
     
    留下的
    建起房屋,等待
    为不幸者
    举行葬礼
     
     
    这事儿有来历。
     
    今天是正式上课的第一天。第一周都是试选课。我一查,英语系居然开了好几门诗歌研究和诗歌写作课。
     
    这玩意儿也能教?这怎么教啊?我只见过教诗歌史的,写诗怎么教呢。还这么大量。要么就学《死亡诗社》,那我就很有兴趣了。
     
    中午12点,进来一个很胖的姑娘,她是老师。汹涌的身躯。脸小,眼圆,鼻尖。温和,很温和。一来就讲节奏,韵律,诗体,修辞。学生不温不火,很乖。我想下周我肯定不来了。开始乱想下节课的诗歌写作会是啥样。
     
    也好,姑娘提前下课。因为另一栋楼我还得找找。找到的时候,已经开始上课了。教室里加上我,有9个学生。三女六男。我戴上眼镜,得仔细看看老师。真吓了一跳。女枯木大师!但穿着非常讲究。面容严肃。我可就是有点啥了。想想,可能这毕竟是BC,英文系的水平也就只能这样了。我好歹坚持上完这一次吧。
     
    老太太出了个题目,让学生10分钟内写一首。诗歌必须十二行,必须包括她写在黑板上的8个单词里的任5个。
     
    这我有兴趣。玩呗,反正我不交作业。而且如果学生里有高手,那就幸运了。我跟着写的,就是上面这个。应景之作。我没有包括5个单词,只有3个,母亲,面条,和云。还有几个是叫喊什么的,已经记不清了。当然,我是用汉语写的,也没念给他们听。但是他们写的,念了出来,我也没听懂。太快了。我觉得他们肯定多少也有点不好意思吧。老太太很和蔼,只鼓励。鼓起眼,还笑,并不吓人。
     
    她随后让大家一起阅读的一篇文章倒是不错,一个我不知道的人,关于写诗如何快乐。道理很简单,无非是关心具体,关心身体,放眼世界,放眼生死。但在胖姑娘的基础上,觉得女大师在枯木的外表下,或许有汹涌的心呢。
     
    下次再去看看,她能玩出什么花花儿。
    分享到:


    评论

  • 再等等看,不知道有没有好玩的。
  • 我一直好奇美国的写作课怎么教。可是要就这样,还不如吃烧酒热螃蟹作菊花诗呢。就算是只有美国的粗食,也好歹应该弄个picn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