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2-12里尔克,还是里尔克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ehao-logs/32168320.html

    看他写的,我只能想,NN的,这就是到头了。
     
    他的《果园29·3》:
     
    大地从未像在你的枝叶间
    这般真实,哦金色的果园,
    也从未像在草地上,你的影子
    弄出的花边里这般飘浮。

    留给我们的多么沉重,
    这养活我们的,于此遭遇
    转瞬即逝却不言而喻的
    无尽的温柔。

    但是在你的中心,宁静的泉水,
    好似入睡在她古老的圆中,
    才刚说起这翻比照,
    这圆与她又这般相融。
     
     
    刚到文学所的夏天,我们去郊外的一个宾馆住了两日。附近是农庄,种满了李子,葡萄和向日葵。我跟着一群人在临走的那天清晨,进入果园采摘。天气炎热。满地匝密的青草,之上就是果实,挂满枝头。阳光照啊照啊。我们摘啊摘啊。
     
    后来回想,就是这样。那个我没有走到边的果园,仿佛就是一潭湖水,睡在古老的圆中,悬在不可测的深渊之上。而我傍晚时回到家中,开始思恋这个没有被爱够的地方。
     
    不顾了,一口气用了他三句诗。因为就像书上写的别人说的老师教的脑子里记得的那样,我想说的全被他说尽了。连没想到的都被他抢先说出来了。做人怎么能这样。懂不懂规矩。怎么出来混的。我要反思一下。再不能这样了。以后凡是别人想说的,我也要抢先了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