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15不可以,不可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ehao-logs/32168287.html

    大成让我把提纲写详细一点。我说不可以,不可以。这是半推半就地妥协。
     
    我开始跟着别人看经典已经好几年,现在还是觉得难。这几乎就是一个靠积累的活儿,特别是对于我这样的人。对于很很牛的,估计积累会快很多。本来想在学期结束时,写一篇关于《战争与和平》的东西,怎么着也算是个交待。万一飞机出事,也就算是我的绝笔。以它作绝笔,我还是满意的。可惜写不出来。只略一想,便倍感艰难。不成文啊。可我的墓志铭,就指望它料。
     
    古典政治哲学从马基雅维里开始,就被现代人严厉拒绝。霍布斯,卢梭均有此意。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书,全被霍布斯斥责为不知所云,胡乱堆砌。对于共同体的生活来说,所谓的美德,善好,都太高了,近乎虚幻。霍布斯认为,人的自然情欲一直被人忽悠。并且是以让人难受得近乎屈辱的方式。看看我们实际的生活吧。像一个诗人一样,关切他们。所谓的“应该怎样”,“什么是更值得”的问题,太难为人了。这样的古典政治哲学,对于生活是有害的,不健康的。
     
    《理想国》的结尾是“俄尔神话”;西塞罗《论国家》的结尾也是一个神话,“西比阿神话”。它们似乎是说,在不完满的政治,或尘世的生活中,只有永恒的哲学才是我们唯一的安慰。当抛弃古典政治哲学辩难精神之后,霍布斯眼中的人世,只剩下身体性本能的野蛮表达——权力与强横征服。权力,成为最核心的鼓动人性的力量。到了尼采,他仍在不断强调这一点。而在古典视野中,现代人的灵魂深处,恰恰是没有灵魂的盲目存在。
     
    还不敢肯定是不是一切诗人都认为,存在就是一切,无论盲目与否。但肯定不是一切人都在这么认为。至少有一些死人已经不这么认为了。而且,也不只有死人。如果就是否“盲目”,什么算“不盲目”讨论起来,就恰中古典人的圈套。因为这必须把生活分个高下好坏。仅仅存在,哪怕健康地存在,是不够的。
     
    现代人渴望健康。在《理想国》里,健康的城邦只不过仅高于猪的城邦。但远非善好的城邦。健康只是不坏,但并不意味着好。好的东西,要更难一些。它需要辨认,辩驳,辩护。这有可能损坏健康,如果运气不好的话。但我们成就自己,很多时候都只能靠运气。柏拉图《理想国》里的哲人王,就必须靠运气才能碰上。而碰上的这个运气,要求公民们共产共妻。
     
    碰运气的事,暴露了我们在最关键问题上奋进时的虚脱。人既不完美,也不完整。体察人世的匮乏,并在沉默中坚忍,正是虔敬的德性基础。“通由虔敬,人凝望不死的神世;而神世映照出人世的不完美”。古典政治哲学映照出的,是现代人的一片危机。从现代人的自尊来说,灭掉它,也有说得过去的、出于悲愤的理由。
    分享到:


    评论

  • 我晕.何老,您能把涉及学理的问题概述写成象您的诗一样,带有文学描写的味道,一绝!
  • 傻冒,我总是可以受到教育
  • 好看,好看,继续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