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8-30晚安,河内·八 - [游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ehao-logs/32168266.html

    我们第一晚住南宁。天亮后来到德天瀑布。当晚就近住在金谷山庄。次日的行程是通灵大峡谷。
     
    金谷山庄的窗外是一条河,静水流深。那天我很惶惑,不知身处何地。这里离我熟悉的生活太远了。我努力理解这些地方。瀑布,山谷,茂盛的植物,湿热的空气。真的有比飞鸟和山中百合更受神灵眷顾的人吗。他们是否能够很轻易地进入万物。每至一处,如同回到庭院。为什么我会想念自己的房间,我的书,我种的苦瓜,以及我的亲人。
     
    这到底是哪里,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在这里的行走和欢笑,真的并非梦幻?什么才是我的存在。
     
    晚饭后,天色很快黑了。我们几个走过河上的浮桥。对岸是树林,一片漆黑。甚至无法辨认是什么树。这种不确定让我心生恐惧。我没有告诉同伴我怕。即使有他们陪着,我也怕。我反而鼓励再走一段。我知道我是在鼓励自己。终于穿过树林,我松了口气。
     
    现在是一片荒弃的小土坡。近处有尚未完成的房屋。再远处应该有人居住。我听见了笑语声,但已经看不见。连房子也看不见。只有灯在暗夜里明明灭灭。我们站在这个全然陌生的荒野聊天。没有灯火照亮我们。似乎不存在。没有河流,山峰只留黑影。我们脚踩虚空。
     
    我必须确认,这是七个人。要看清彼此非常艰难。得说句话,才能被肯定在身边。我完全忘了谈话内容。我一定也说了点什么。无关紧要了。我只想着我们都会死去,一个接一个。永远消失。这种幻灭感强烈逼迫我紧紧记住那天晚上的情景,头顶的星辰,草丛的虫鸣。异常清晰。因人世幻灭而格外清晰。仿佛这样它就不会湮灭,仿佛这样它就可以随着这个星球的暗夜转动下去。虽然我们早已不在,早已安静躺下。我相信同伴们的灵魂中会记得这一切。我也是。可我的双眼看不见灵魂。
    分享到:


    评论

  • 的确是越写越进入状态了.同赞一个.呼呼
  • 药师,您真让我晕厥。
  • 呵呵!有恐惧感吗?会的。恐惧中,仍有思想吧?有。如此,则恐惧其实只化作一种担心了吧?零三年穿越黑戈壁,当时天全黑了,向导找不到方向,路面的留存的车印乱了。几次停下来认路,仍无把握。我当时为安定军心,就说,没关系,实在不行就先宿舍,天亮再说。在西部,自古以来有谁认识路?迷路很正常。事后,赵稀方发言时,几次提及此事,说当时有一种恐惧感。我想这应该是真实的感受。也有点事先心理准备少的因素。行前要有案头准备,这是旅行前的必要工作。看来何老还是有点怕黑呀。这是儿童心理的典型表象。会好的,会好的。
  • 呼呼呼
  • 静水深流,如果是我,会用这个。浩同志写得游记我不敢说是这些人中最好的,但却是我最喜欢的。读浩同志的文章,我想起了池田大作的半句话:——朝气蓬勃的、新鲜活泼的纯真的生活态度。强烈赞!
  • 越写越好,赞一个!你就绕着一个主题,一直转一直转……提点儿意见:“静水流深”改为“水静流深”较好,犯不着跟成语较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