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9-01晚安,河内·九 - [游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ehao-logs/32168265.html

    不适合用漂亮,美这样的词来描述通灵大峡谷。
     
    这么说吧。三千万年前,我们生活的村子突然陷落,发现多年居住地的深处,竟然是一条地下河。不,是纵横交错的三、四条。地面的河流因此跌落,形成落差极大的瀑布。这个陷落的坑,一百多米深的巨大的坑,逐渐生长出热带植被。宽阔的芭蕉,高耸的棕榈,藤蔓出奇的粗壮。灵动如水或有鲜鱼,阴湿腹地必藏毒蛇。
     
    这种沧海桑田的变化很让人着迷。自己冥冥之中来到的世界,终不负我们,它并非平淡无奇。以前看宇宙诞生、地球形成之类的科教片,就是这样不知前生来世、变数未定的失重感。得定定神才能缓过劲,然后确认一遍,生我者,乃家母也。
     
    峡谷中的河流错层分布。其一只见源头,不见去处。它的源头是一个20多米深的泉孔,深藏岩洞之中。水量极大。但这么大的水,至今不知从何而来。从此洞步行至出口,约200米,另有一河水流入岩洞。神奇的是,这两条河水质相近,但绝非同一。有好事者三测之。
     
    第一,在洞外的河水中倒入红色的染料,若洞内水呈红色,必为同一;第二,碎报纸屑几十万片,置入洞外河水,但从未在洞内河中发现任何纸屑;第三,花老鼻子钱了,鱼尾数万,为洞内河所无之鱼种,数年过去,仍无斩获。洞外河水竟不知去向。
     
    在峡谷另一端,瀑布背后的岩洞深处,别有奇事。距地面河流近百米深的岩层中,突发大水,倾泻而下。其声势常被瀑布声浪掩盖,不为人知。多年后被樵夫偶然发现。溯其源,得一石缝,有水出没,勉力前行数米,万难再进。掷石探其深,遥不可知。导游说,它从哪里来,科学家也不知道。
     
    恨不能掀开岩层看看。这些神秘莫测的事,怎地不令人慨叹造化,也么哥,也么哥。哦,宇宙。哦,无穷。
     
    还是来两句诗吧:我是一条天狗呀!我把月来吞了,我把日来吞了,我把一切的星球来吞了,我把全宇宙来吞了。我便是我了!噢,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