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9-02晚安,河内·十 - [游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ehao-logs/32168264.html

    从峡谷返回南宁是晚上9点,出行的第三夜。
     
    今晚盛装登场的,当属许继起。他成为众人的喜闻乐见。没人说得出,他到底做了什么,就让人如此放松。他很好玩,可更幸运的,显然是跟他一起玩的人。我们因此而高兴。
     
    我们去了酒吧,一起玩骰子,非常热闹,喝了很多酒。八个人不停叫喊,大笑不止。没有一个时刻是过于渺小的,需要停留。我渐渐不能自已,仿佛我们是火焰,不断向四周的黑夜扩展,越来越亮。每个人都从模糊的轮廓暗影中,不断被雕刻,越来越清晰。已近凌晨,许继起大醉。以前失醉的人,往往是我。现在开始轮到别人。情难自禁呀。我清楚看到,欢笑如何耗尽一个人的体力和精力,直到沉入昏睡,不知他魂的去向。 
     
    凌晨出门,一切只剩残局。我开始感到广大的,无边的沉静。所有的空间不再有我们,只是空虚的伟大安息。按它的本分,无限温柔的恢复平静。没有强迫,没有催促。我们的晚宴只是它内心的一次搏动。它以深深的谦虚和忍耐等待,仿佛它对生的信仰,比我还要强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