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9-05晚安,河内·十二 - [游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ehao-logs/32168262.html

    断断续续的感冒竟然持续了半个多月,甚是愤懑。既生我为男,何必再病。要追究这病根,应该是在越南境内落下的。那一段车内空调太猛,再加上少睡,尚未离开,就已经四处讨药了。 
     
    近日运走桃花,俺才发现自己原来这样地保守。大有守身如玉之势。若再年轻几岁,断不能辜负。因为战争,越南男人少。常常是好几个女人共养一个男人。在那里,一夫一妻的现代腐朽思想,决不能灌输到越南男人脑中,是要出大事地。当一个国家整体面临这种尴尬时,婚姻生育将是一件滑稽又悲痛的事。特别是正当那啥啥的时候,一想到国家兴亡,谁人不会悲从中来,旋即又顿生一股雄力呢。
     
    阿里斯托芬的喜剧《妇女大会》里说,丑老太婆也要求获得跟漂亮姑娘平等的,享用青年男子的权利。真让人有种跨越边界的轻盈。老家伙,有意思。这次没听说越南有这样的事。
    分享到:


    评论

  • 走了运也不早早报个信儿。罚你写个详细电邮,通报一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