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9-07晚安,河内·十五 - [游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ehao-logs/32168259.html

    昨天说的那些话,是不是不够宽容,是不是不够体谅艰难。在尘世,无论我们多么努力,要成就一件伟业,几乎无法不依赖神赐的机缘。但“他何时将地球和星辰转向吾人的生息”?
     
    只有与一个深知金钱价值的人相比,我们才会觉得守财奴的可笑。否则,他无非只是一种特殊癖好。而我们与谁相比呢。英雄吗。安德烈从普鲁塔克的《名人传》中接受教育。他崇拜拿破仑。他异化了。可他的的确确是一个高尚的人。他对英雄的渴望使他的心灵光彩夺目,并令周围空虚、自私自利的人相形见拙。
     
    反对轻视,尊重每一个人,有时显得非常荒唐。某师说,它会意味着,不允许人们寻求人类优秀的品质,即便找到了,也不要加以推崇。因为这种发现总是与对恶的发现相匹配,并且会让人厌恶这种恶的存在。
     
    在越南,其实我来不及轻视。我太不了解他们了。反而是导游不断地说“越南现在跟你们很像”。这让我心虚。我不知道她说的是像那一方面。她是否知道,我们“最下面,乱成一团……枝桠挤着枝桠,没有一根舒展。有一根,哦,在上爬,在上爬……”
    分享到:


    评论

  • 轻视应该被容许。但我觉得,当它指向具体的人事,会比较有效。而对一个“共名”的轻视,常常令人担惊受怕,因为有太多纠结的因素,是无法了解及不可言说的。不要说“越南”,连“汉奸”都不好乱说。因为这些共名,通常都是被命名,被建构的。就是你最后一段说的。我们知道得太少,却在年轻时代气卷天下,然后用整个中年去退却,去字斟句酌,去政治正确。祝身体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