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2-06辞旧迎新 - [宅男日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ehao-logs/32168219.html

    过年没有小时候好玩了。很多事要操心,即便大都是我妈在做,我基本上只作决定。年前带他们去长城,我才发现这是他们最大的心愿。虽然现实与他们的希望之间距离很大。又是冬天,没有雪,山势寥廓,万木凋零。我最大的任务是满足小的和老的。他们来一次不容易。我爸走得最快,在最前头。我给我妈不停拍照。长城总在她身后蜿蜒,不知尽头。侄女忽前忽后,有时被我气哭,要把我摔下山。我爸来之前就说要好好照两张。他照了,还买了纪念品,一个长城图案的烟灰缸。这很少见。他出门几乎不花钱,只偶尔给侄女买点零食。后来发现烟灰缸缺了两个角,当时他没注意。
     
    我没有想过他们会对长城很感兴趣。我自己的感受已是十年前,早忘了。我以为无非就是对于著名旅游景点的向往。可看我爸妈的满足样儿,似乎登上长城才真正成了中国人。这一点会很快消失在他们的平日里,不过这一刻的仪式感非常明显。从北十二楼下来,我爸还想去南边。我妈不想去,她并不累,可是有风,吹得头疼。她从北边下来的时候,体态轻盈。那花开的。
     
    不知道侄女在长城看见了什么。回来之后写日记,她的第一句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然后就是坐车,很详细,占了一半多,其余不到两句话,就开始回家了。
     
    我怒其不争,让她重写。她很委屈,到我妈那里告状,说我总不满意,挑三拣四。我愈怒,斥之词愈烈,并羞之。她瞪我一眼,不吭声。她知道自己理亏。也知道理在我这里,认真学习。但她不知道我知道的,“认真”这事,根本没个头。我比她滑头得多,还常常利用这种滑头惹她,气她。被我捉弄哭是常有的事。但她可以两分钟之内破涕为笑,心无罅隙。这我却再也做不到。以前有人说,童年并不好,处处受制于大人,黑暗,不自由。真正的童年是长大,自由了,才有童年。此不为谬论乎?童年是心无芥蒂。有芥蒂,那是江湖。
     
    我猜是这样。我的事就是带她进江湖呗。把老江湖们送走,接小江湖们来玩。呀呀,低头看看自己,一步踏入中年。
    分享到:


    评论

  • 初来乍到,问何浩好!:)
  • 笑话!中纪委何曾关心过民工、底层?中纪委就像含磷洗衣粉,能不能真的把衣服洗干净还很成问题,但肯定是把水污染了。
  • 呵,是啊,新年都没意思了。不象小时候,无忧无虑的。现在考虑的事也多了。突然想起“我不想不想不想长大!”
  • 啊哈,我都要笑死了。其实将“小侄女”置换成“民工”或“底层”,何浩就可以给中纪委写汇报材料了。
  • 恼了,恼了,哈哈哈!现在该知道你小侄女被气哭的滋味了吧,信望爱!信望爱!
  • 好好好,你知道你知道。你不明白的我也没义务告诉你,我又不是给中纪委写汇报材料。
  • 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喜欢把孩子气哭。有些事情,大人可能觉得只是好玩,但对孩子来说,却是无形的伤害,而且越是敏感的孩子,越容易受伤害。想想你自己的童年,或者你设身处地地为孩子想想,你会喜欢一个总是气你、而且总把你气哭的人吗?即使你知道他心里喜欢你,他是为你好。你希望孩子记录在长城上看到的什么?让她写“今天在长城上被幺爸气哭N次”吗?她没有写长城,也许潜意识里就因为她在那里有不愉快的经历,而这经历又和你有关,并且你还会看她的日记。你抱怨她写日记不认真,可是有没有想过她为什么不写那些内容?你是成人,你的朋友也是成人,你们还懂得什么信望爱,可是看到我在评论里说了几句狠话,不是都觉得受不了吗?何况一个并不懂得信望爱的孩子,何况她的承受力比你们都要低得多多。再莫空谈什么信望爱,很多人其实并不知道怎样爱自己最亲的人。
  • 真够闹的。我的意见是建立在对具体情况的掌握之上地,可不是抽象的作文标准。我给她自由,那就是给了她懒惰的借口。这是针对具体人地。。抓狂……
  • 何浩新年快乐!小孩子写日记本来就只想记下今天做什么,哪能要求她把所有感受写下来,我以前也总是把日记写成流水帐,最后一句总是我今天玩的很开心!我表弟会加一句最后我们就回家了!不要打击孩子的积极性吗!还有父母的这本书孩子还是需要好好读的,我也发现了
  • 上面这位仁兄仁姐,你真以为小孩子是一张白纸,你大人不涂不画她就成了风景了?拜托,博主也没说让她跟着他的思路写啊!人家都说了,是小孩子做事不认真。你家小孩做作业不认真,你能不管不问?浩哥,过节好!起来就秀才遇到兵,打嘴巴仗,看来这一年偶又不得安生辽。
  • 大年初一。祝何兄新年快乐!
  • 写日记又不是写命题作文,本来就是自己想写啥就写啥,写坐车也未尝不可,凭什么一定得要按你的思路写?一点自由思考的余地都不留给孩子,专制者总喜欢站在自己的位置上看别人的童年,颐指气使、自得其乐并且以为被颐指气使的人也快乐,简直就是应试教育的帮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