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5-10补游记三回——同屋 - [游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ehao-logs/32168210.html

    这次去杭州是开会。去了才发现,一个普通学术会议,搞成了大场面。大腕,以及好多跟会议没有直接关系的大腕,以及某某的孙子,都来捧场。这就是混江湖吧。这就是开武林大会了吧。然后大家互相联络,击鼓传花似的,各种消息乱传。

     

    碰巧跟我同屋的,是一个普通高校的普通老师。不善言辞,说话直。一听我是社科院的,就问文学评论发文章。那几天我每日早出晚归,跟他没说两句话。洗完澡上床,就看他们聊天,听他们说话,知道他刚博士毕业,四处寻问,要读博士后调动工作。来的几个是他同学。挺明显,都比他机灵,也比他处境好。他们同样从一个山区学校毕业,现在一个在杭州某高校,一个是学界新星。他却泯然众人,至少目前是。

     

    人要克服攀比,比攀比输了还难,虽然事实上可能只有后者才让人难过。他的同学一边谦虚,一边顺便自夸。而他单位一般,工资不高,地方也偏。我装着看书,不吱声。那几天每天骑车或走路6到7个小时,多的时候10几个,的确很累。我能感到他多少有点尴尬。特别还当着我这么个陌生人。他可能觉得我正在瞧不起他,还会把这种瞧不起告诉他不认识的人。他穿着黑衣服坐在床边的样子让我有点难受。我觉得他在怀疑我袖手旁观幸灾乐祸。这种怀疑又因为我现在的确不需要再像他这样为生活周折奔波而被我自己确认。现在想想,我还不如加入他们的谈话,跟他好歹说上几句,这样至少不会让他觉得被旁观,不会觉得有人高高在上。不过同情和冷漠,哪个更可恨呢。生活经不起拷量。不仅整个生活,就是这样一些时候,都让人心里不舒服。

     

    整个会议我总共参加了10分钟,没听见他发言。我想既然都是这样一帮人,既然这个会议的主要目的是宣传、广告和联络,那我留给他们的时间是足够的。我的同屋比我讲道义,全程出席。他晚上讽刺我,问我是不是把杭州都逛遍了。我嘿嘿两声,没说话。等我洗澡出来,他给他同学烧水泡茶,顺便给我倒了一杯,然后又开始聊博士后和调动的事。中间有人打电话,说是住隔壁的,问我们打不打麻将。我撒谎,说不会。他说也不会,我觉得也是撒谎。我想自己四处逛几天,第三天上午比他先退房走了。他也没有跟随会议安排多住一天,可以去西溪湿地。他说单位只给报销两天,即便这样,这次的住宿费(280元)还不知道能不能报。跟这个素昧平生的人的接触就是这么多了。后来回家看会议打印的论文集,特别留意了他的文章,发现比那些个大腕(比如某某的导师)认真扎实得多。真是下的苦功夫,可也的确谈不上有什么见地。

    分享到:


    评论

  • 尼采是疯子,而疯子跟d员一样,在犯罪或犯错的时候享有量刑优惠权,所以疯子杀人可以不抵命,疯子骂人可以不被人回骂。但一个非疯非d的常人,还是应该照顾别人的自尊,你这样自觉不自觉地高高在上地同情人,是很伤人自尊的。如果你不是上述疯人或d员,还是删了吧。啰,我不该说这么伤你自尊的话,算我白说了,一起删掉吧。或者保存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去。
  • 为你这名同屋难过,虽然知道这难过不值一文。陌生人路过而已
  • 没想到浩浩的心思如此细腻。
  • 学者们,啊!
  • 由此文看你如此心地善良。
  • 博主的确是高高在上的姿态。这篇文章删了吧,如果让那个素昧平生的人自己读到该多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