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所有的变动一样。临行前的几日我尽是麻木和凌乱。
     
    该走了。早上傻冒去上班。吴清清可能是故意没去学校,在书房里呆着,不吱声。等我睡醒。
    说好1点出门。我赖着,躺到9点半,开始洗澡刷牙。然后是清点行李。本来装好的,我打开重新分类。怕超重,必须得舍弃些。我努力掂量,什么该留什么必须舍掉。
     
    这不容易。东西都是针对已经预想好的生活展开准备的。到了那边,我会怎么怎么样。现在必须重来。一个没有机会打开的完整生活现在必需打破。如今得根据有限物品来重新设想。
    电饭锅不能拿了,吃面条或者喝粥再或者把粥熬干些就行。中文书不能带了,带文曲星挨个查吧。衣服得捡些出来,夏天穿秋天的,秋天穿冬天的,冬天的别洗了,春天过完就快回来了。药也得再少点。少一次感冒,少一次咳嗽,少一次拉肚子,都能省出不少空间。可这就要重新考虑衣服。
    来回几次,行李就从箱子出来堆满了沙发。我有点失神,开始进进出出,觉得自己想找啥。
     
    还是把东西装了进去。吴清清出来帮我打行李带。我在沙发上坐着,不想帮忙,也不吱声。
    再上一次网,看看信箱。空的,没有信。也没有留言。然后接几个电话。告别。
    该做的事都已做完。
     
    我在阳台上的躺椅靠了一会,然后坐在木桌边抽烟。
    傻冒也要搬家。她买了新房,离这儿不远。这里会租出去,让一个陌生人进来。
     
    上次猪、哑巴、刘利华来玩的时候,猪和哑巴就是坐在这里,谈第一桩的稿子。猪很认真,也很风趣。哑巴很投入。那时候她还不怎么幽默。然后听见猪“呵呵”地笑,哑巴就捂着嘴笑着往下蹲。路上堵车,刘利华此时不知道具体在哪里。仿佛在这个诺大的夜茫茫的城市里丢了。傻冒在书房。她只惦记刘利华。刘利华不来,她不出来。
    那是晚上。我站在猪和哑巴的身边,也插不上嘴,只是站着。偶尔看看被挡在窗外的黑乎乎的天,心想着刘利华到了哪里。桌面是蜡染的画布,傻冒从云南买回来的。藏青色的底,在夜色里显得沉稳、遥远而虚脱。桌上的绿萝养在一个笨拙古朴的土陶内,长得不好。剩下的烟头在烟灰缸里,冒最后一点烟。窗外灯火昏黄。
     
    现在我们已经远远近近的走散。在傻冒的屋里,她的朋友们熙熙攘攘来来往往。我应该是常客之一。我在那里大声唱丁武张楚他们纪念张炬的歌,礼物。那时我刚学会,想教她。她是后来自己猛的一下喜欢上的。然后我们一起拉着手唱“当春暖花开,开满你的阳台,你又飞奔过来,兴奋的大喊着,这次我最快”,从卧室走到客厅,故意无视吴清清的存在。
     
    我跟别人吵架,或心情不好,就从回龙观跑过来,坐在阳台。然后发短信出气。
     
    这些痕迹都会消失。等我走后不久,傻冒就会坐在木桌边,看太阳从这个巨大城市的边缘落下去。凋敝而辉煌。她会抽着烟,听“礼物”,或奥康纳。以前我们常在这里,说些挺着四六但乌头八脑的话。
    她不知道我今天也坐在这儿。她知道我以前老在这儿。但她不知道我临行前也坐过,并暗想,她会坐在阳台窗前的木桌旁,抽着烟,开始想念。
     
     
  • 首先是环境。
    如入森林。
    当然,不是说校园。而是周边。
    校园依山而建。山是小山。树木花草却高大繁茂。这个天主教学校满是英式建筑风格。古朴简易。石墙青瓦,绿草如茵,鲜花整饬丛生,树荫随日影覆盖它地面的生灵,岁岁轮回。
    每次上课,拾阶而上,会恍惚在赤足踏上地球花园的小台阶。
     
    这里是波士顿最好的住宅区。常建的“破山寺后禅院”基本上能在这里一一对应。
    刚来的两天,清晨起来就逛上一两个小时。主要的活动是追松鼠,捡松果。然后停停,看看。间或拍照,确认自己是这里冒昧的访客。可惜不能把照片传上来。
     
    他们住得并不偏僻,但幽静。树荫蓊郁,绿藤蔓延,松针满地。而路面和庭院是干净的。出门摘花的年轻女子是干净的。偶尔滴下的露珠是干净的。
    这时会有小松鼠随晨光跳下树,追赶滚落的、属于它的松果,抵达路的那头。
    我默不作声。站在路边静待。仿佛这一切的背后即将有某物降临。
     
    然而并没有。
    林中树间并未承受更多的阳光。小松鼠已经回到树上。我仍沿路行走。路抵达每家家门,门前有各种藤类花草铺缀。感觉就像动物们各归其类,各行其道。这个比喻影响到我。晚上回家,我就会想自己是兴尽而归的小松鼠。
    只是丢了长长的尾巴,在它们,应该相当尴尬。
     
  • 2006-10-03喜滋滋喜滋滋

    终于可以说人话了!
     
    我在想,这个天主教的神父,这个天主教神父的心到底有多好?他还会给我什么?
     
    现在基本上是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奔小康咱这就实现了?
  • 2006-10-03中秋夜

    奉济驿重送严公四韵

    杜甫

    远送从此别,青山空复情。
    几时杯重把,昨夜月同行。
    列郡讴歌惜,三朝出入荣。
    江村独归处,寂寞养残生。

     

     

  • I can not transmit my pictures to blog.
     
    so, just imagine them.
     
    The point: forest, except tiger, lion.
  • 2006-09-26come on

    come on,ba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