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果园,到一个人手里
    只需要拣选
    但成熟,需要造化
    甜蜜,诱人,隐隐中的神秘
    一切美好均如此
     
    现在桌上只有
    剩下的果核
    残缺,丑陋,色泽暗淡
    破损的边缘临近无边的虚空
    像个老妇人
     
    低头怒视自己遭受侮损的残骸
    怀疑这干瘪的身体,是否曾经饱满
    而饱满中是否完整地存在一颗美好的心
    它曾向内,弥漫充沛的雨水和阳光
    并于星夜,有村庄的小孩走向身旁
  • 如果门前终日

    一半是山,一半是湖

    尽是流失

    你的双手摊开

    也握不住

     

    关于生命最核心的部分

    还需要晚餐后继续思考

     

    而远方吹来微风,顷刻沉入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