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念这个词意味着,有人看见

    一滴露水或一片飘浮的叶,便知道

    它们存在,因为它们必须存在。

    即使你做梦,或者闭上眼睛

    希望世界依然是原来的样子

    叶子依然会被河水流去。

     

    它意味着,有人的脚被一块

    尖岩石碰伤了,他也知道岩石

    就在那里,所以能碰伤我们的脚。

    看哪,看高树投下长影子

    花和人也在地上投下了影子:

    没有影子的东西,没有力量活下去。

               (绿原 译)

  • 2009-10-17牵牛花已逝 - [练习]

    当它们如大地之眼

    在夏日浓密的藤叶间,熠熠闪烁

    是流水,凭光明之风

    从虚空的深渊将它们带来

  • 2009-08-06时日 - [练习]

    夜晚的风

    越过满窗的花叶

    吹在我身上

    现在,牵牛花开得好快啊

    一朵接着一朵

    秋天马上就要来了

    它们在努力最后的繁盛

    我继续写书

    若此刻世界停息,它们或许会埋怨

    但若冬夜来临

    我将用土,掩埋它们的根叶

    打开灯,慢慢翻阅自己的书

  • 2009-08-03米米和小鱼 - [练习]

    不要相信它的鬼话

    太平洋上的风,怎样带来了太平洋里的鱼

    扮个鬼脸,嘲笑它的魔法,吓唬它,

    称它为该死的,或者叫它倒霉蛋

    因此你变得清晰,觉醒

    因此你很得意,

    打算带走它,等晚餐时将它吃掉

    可入睡前,又开始感到失落

    并期待下一场季风,从天而降

    (刘珊珊画)

  • 我永远只能是你的侧面,你的左边,或右边

    我照看你种下的庄稼,而你将我一起照看

    我才爬上山岗,你的目光已看清林间的道路

    我奔向北方,则日头向你倾斜,但不是缺陷

    我也仰头看着夜空,可你的孤单我一无所知

    “秋风刮过你的田野,你喊冷的时候我不觉得

    现在刮到我这里了,我才感到你心里的广大和凉意”

    (刘珊珊画)

  • 你刚学画时,笔一挥

    天空马上就要变蓝,阳光普照

    河水四处流淌

    令它们的心,全然倾倒

    而你赫然一笑

    转身回到僻远的乡村

     (刘珊珊画)

  • 2009-04-09我们一起春游 - [练习]

    沉默的群山中开始出现草原八月的景色

    我们爬上山坡,一路往前

    决定在林间停下休息

    直到明亮的、恒久的阳光

    照在我们前额。

    在这山谷里,在它们居住的地方

    那些轮回的万物,正试图恢复它们自己

    于我们注视的目光里,略微慌乱

    惊愕地,默想片刻

    便各自开始重新布置消失了的大秩序

    至山崖上。

  • 2008-12-26一个比喻 - [练习]

    快下雪的时候,妹妹

    你像条小鱼,从楼下经过

    我在七楼窗户,对着涌向城市上空的云层抽烟

    你就像一条小鱼。我的惊喜你毫不知晓。

    就像我家鱼缸里剩下的最后一条,

    那是最后一条。它无声的游动,似乎没有障碍,没有呼吸

    多像你现在,似乎踩着的,不是负重的大地

    似乎冬天没有什么缺陷,并没有意见可发表。

    若你此刻停下,哭,笑,或者与人交谈,争吵

    竟然犹如身陷画像,没有声音。似乎心脏失去了跳动。

    虽然光线昏暗。但很多画家

    并不放弃。在他们眼里,

    你像金鱼一样孤单。

    这是多么简陋的比喻。可并非不祥的、消极的比喻。而是

    对事物恰当的还原。

  • 2008-12-2412月24日 - [练习]

    我还没有达到今晚要求具备的感情。

    我刚从一个女人家里回来

    我兄弟想娶她,派我打听一下

    她说她手头还有一个男人,她需要考虑

    如果不是为了聘礼,跟她未来的婆婆吵翻了脸

    她是不会犹豫的。她皱着眉头说“愁死了,愁死了”——

    女人就这样,好像她们的本质是阴郁。

    很多小说里,她们一直不满地说着“悲惨”、“苦闷”这样的词

    好像她们的生活,还能有别的出路。 

    我还见过一个女诗人,或许是她喜欢了很多男人,于是就更喜欢悲哀的人生

    ——她以为男人的命运跟她们一样;

    ——幸好,她不是我喜欢过的那一个。

    ——她儿子会长成什么样的男人。

    我以为我今晚可以在家里平静的思考人生

    为各种各样的悲欢祈祷。并思考

    目前这样的男女事态

    是由谁造成。有名无名的悲伤,需要定个日子来交代。

    可突然接到宴请。我又得连夜出门,

    来不及静斋安坐,来不及询问

    来不及等待令人满意的答复。

  • 2008-12-16暮晚的郊区 - [练习]

    这里是空旷的练习场

    人们按城里的模式生活

    开商场,设置公交路线;白天彬彬有礼,晚上找女人喝酒。

    每天都有汽车把熟练掌握技巧的人,载入城里,如同沉入大海。

    如同一颗石子沉入大海;如同千万颗石子沉入大海。

    他们最终把墓碑立在郊外的山岗。正如画室里

    一个不哭不笑的画家,开始描述陌生的、异样的人。

    在落日磅礴的暮晚,飞机蓦然飞起,如同巨大的鸟

    俯看凋敝的树林。

    如果想要看见如何把人群,惊恐地推向生命

    请看与之鲜明对照的辽阔背景,那群星降临的天穹,

    从远处沉寂的山峰,落下半实半虚的幕布。

    就是这些寂静的风景,让一个伫立的人,心中充满伤怀。

  • 2008-12-09情歌 - [练习]

    仿佛为了把你唤醒

    半年的时光过去了,今天

    我才决定招回记忆。一个夏日的午后

    我们抱着装饰家园的像框和台灯

    在屋檐下避雨。你记起来了吗

    我曾指给你看,那张乒乓球台,年轻的枫树巧妙的围绕着它,

    那宽整的石台,如同海面,正被雨点溅起欢欣的雨雾。

    你瞧,我说“我决定告诉你”,仿佛

    我们已经独占了那一刻的图景;球台,密集的雨点

    你我浑身的雨滴,一直流淌到地上,还有低空的闪电,还有巨大的云层。还有一只白猫

    从虚无中,突然出现在我们脚前。仿佛此刻我们是万物的主人。

    仿佛。那些确切的事,有着多少不确切的意义。

    我送你的绿萝,仿佛整座森林……

    你躲在树荫下,仿佛休憩的小马……

    我们在静夜里散步,夜晚多漫长,仿佛子宫中等待出生的羔羊,

    心生欢喜,却又惆怅……

    我为你准备诗歌。清晨,我为你朗诵李白

    不只为你。亲爱的朋友来了,我都为他们朗诵。

    我还要朗诵里尔克,朗诵秋天的诗

    我为你朗诵最好的一首。只是它。其余的,我们丢开吧。

    转过来。为了转移内心,转过你阅读后的身体,让目光看见另一面。

    晚餐有河里的鱼,地里的青菜,和煮熟的稻米。在食物面前,

    我们仿佛是初次相见;

    仿佛,这一切,它一直存在。

  • 2008-12-09雪夜林边小立 - [练习]

    【美】弗罗斯特
    飞白 译
    我想我认识树林的主人
    他家住在林边的农村;
    他不会看见我暂停此地,
    欣赏他披上雪装的树林。

    我的小马准抱着个疑团:
    干嘛停在这儿,不见人烟,
    在一年中最黑的晚上,
    停在树林和冰湖之间。

    它摇了摇颈上的铃铎,
    想问问主人有没有弄错。
    除此之外唯一的声音
    是风飘绒雪轻轻拂过。

    树林真可爱,既深又黑,
    但我有许多诺言不能违背,
    还要赶多少路才能安睡,
    还要赶多少路才能安睡。

  • 2008-04-12四月,清明 - [练习]

    让我们在铁锨翻出的泥土里

    埋种暗下决心的花籽

    苍茫的夜色,天空吹来微风

    窗台上的花盆,轻轻颤栗

    心底环绕着卑微的喜悦

     

    想像一下吧

    它们如何在某个夏天的清晨

    经过长久,长久的沉默

    终于破土而出,如同自由之子

    并大声呼喊:我们在此。

     
  •  
    鱼在水里翻了个
    两天了,今天它几乎翻不过来
    可能不想翻过来。
    它要死了。
     
    现在它几乎不挣扎。
    有时摇摆两下,看起来在犹豫
    但只是微微犹豫
    ——它将力全散在水里,水也没有动。
     
     
    买它的时候,它装在一个黑色的袋子里
    我的手轻轻放在鼓起的袋子上
    当时还在想,不会出事。
    相信我,不会出事。
     
    更多的水并不能让它更迷人,
    橙红色源源不断,又流回自身
    如同天空、海洋和大地,
    年复循环的风,也不曾将它们改变。
     
     
    几天前看见朋友的一句话:
    “不要害怕,你是我选中的。”
    我被这句安慰的话吓了一跳,
    仿佛小孩在梦中猛然被唤醒,
    仿佛听到神谕。
     
     
    它是否害怕,它歌唱过什么
    遥远的星辰吗,它的水中花园。
     
    这样的遭遇,请昭示
    没有离弃。那请先轻点它的额头,鼓励它
    在它内心印刻完整的图案。风和云。潮汐和岛屿。
     
     
    我每天看几次
    它很漂亮。一直是。
    时间没有改变这一点。
     
    但这次不同。它有理由懊悔,
    这懊悔和沮丧必须我来承担。
     
     
    死会怎样呢,这唯一的一次,一段生活结束。
    这种结局是否别有深意。
    然后自责,回忆:那时如同虚空……
    却也合理。
     
    翌日,我仍然
    精力充沛,神情天真。
     
     
    我告诉你,你不能看见的,我时常看见
    深夜,对面人群沉睡的楼顶上空
    闪烁着微茫的、平实的光。
    而这里完成的一切多么夸张。
     
    但我仍动过几次温热的心
    哀悼,再起念。
    还要反复。
  • 它们并不特别吃惊
    雷雨,泥土,都很熟悉
     
    对于被人捡回家
    它们也没有表现出
    让我欢喜的惊慌
    它们很缓慢,这和镇定很像
     
    我决定在手指头抹上大蒜汁
    让蜗牛闻
     
    它们昂起的头和触角顿时回缩
    这个不太善良的人,让它们感到不适
     
    但这没有什么了不起
    也没有什么好愤怒
    它们只轻轻转动环形的软体
    仿佛大海中一艘缓行的巨轮,调转了航向
  • 2007-07-28列车驶向福州 - [练习]

    不对。
    最困难的,不是
    如何把一辆列车,
    变成一片树叶
     
    不是如何把山中的树叶
    变成起飞的鸽子
    让它们开始进入时间
    依循所有自然的事物,涌动,变化。
     
    更困难的,应该还有
    比如不死。比如永恒。但请别包括恶的部分。
    我们整个的方向,或许都是这样
    从隧道中朝向光明的洞口
     
    朝向最终到达的平地。河水迂回
    众生聚居。
    这次聚拢的光源
    让气温高达40度。
  • 千万条溪水
    从神秘的山顶倾泻下来
     
    它们是夏日中
    穿过茂密丛林的小蛇
     
    它们也有伟业
    天地间唯一恒定的冰凉
     
    狂暴中的暗流。
    山川旋动的潮涌,需要七月云雨的感应
     
    当太阳抵达头顶,一个精确的天文高度
    一种来自上空的指令,命万物蒸腾
      
    哦,上帝
    暴烈的欲望会造就一个怎样的帝国
     
    使它依旧有着灵魂的重量
    在夜晚的星辰中,投射来天体阔大的图形
  • 2007-06-17时日 - [练习]

    (一)
     
    它是这样一种鼓舞
    诱惑花朵握紧拳头
    并迫不及待,打开掌心
    似乎那里,先祖曾隐埋着一个美好的词
     
    哦,却是空无
     
    憨厚的猪,啊,为了快乐
    打算再胖一点
     
    (二)
     
    你是否意识到了危险
    爱,是不安的,它令人脆弱
     
    时间总在紧盯着我们
    人的存在并非事实
    它始终是神人之间的非事实
    是骚动起来的喜悦
     
    渴望响应神秘号召,获得自由
    获得头顶浩瀚的星空
     
    (三)
     
    经过彻夜长久的阅读
    现在需要一碗热粥
    一个熟鸡蛋,和一块整齐的豆腐乳
    安抚人心
     
    清晨多美好
    且把窗户打开
    让苏醒的狗看好大门
    别让负心人进来
     
    中午,我为你炖新鲜的蘑菇
    它们来自山高地阔的故土
     
    啊,
    愿我是你的郎君
    你的如意郎君啊
     
    (四)
     

    一切都渐趋明朗

    简单与繁复,它们都开始确定

     

    石头房子温暖的怀中,我在依靠

    有月光的外面,让水仙依靠

     

    (五)

     

    我们在冬天许下的愿望
    现在已一一满足
    红色的花,紫色的葡萄
    槭果也当真侧弯着腰
     
    往上去,往上去
     
    (六)
     
    而为那些被迫害的人
    让我们祈祷
     
    我们终将回到祖先仁慈的怀抱
    一切的苦难
    他们必定早已知晓
     
    早已将这个尘世
    安置为我们回归的唯一渡口
    黑暗的广宇中,唯一的幸存
     
    (七)
     
    先知,我们
    为什么一起围坐,翻开经书
    其中的文字,被我们按某种预先的秩序
    大声念出
     
    它们为什么总是环绕,向神一样
    它们没有地方可去吗
    我可是罪人,可是弱小的男孩
    感到害怕之人。一缕风,也让他害怕
     
    (八)
     
    在树的斜坡上,在一个构成的空间
    爬上去,还有一些
    圆形的,许多圆形的花朵
    你经过时,它们早已落成 
     
    带走我,让它久远……
     
    (九)
     
    今夜的晚宴,我在朋友们欢笑间
    保持沉默的时候
     
    他们是我书桌的字帖中,飞扬骏爽的文字
    我低首,沉入黑色的广大暗影
  • 2007-05-17短歌 - [练习]

    让沉睡与劳作为我们解忧
    但忧伤还不减少
     
    哦,不要被心里的困顿拖累
    甚至一些实体也不可靠
    甚至吃面包,坐在椅子上
    或用清水洗温热的手掌
     
    而意义仍不为我们知晓
    时间紧逼我们。哦,年已过半
    还需要更多,才能断言吗
    那些谈论是否虚妄
     
    人们总是善变,每天忏悔,认错
    每天更新他们的真理
    企图获得单纯的永恒,不断模仿别的造物
    红色的花,垂坠的果实
     
    可懒惰的人也会懂得
    成长多么缓慢,迂回
    似乎总是比从前糟糕,不断堕落
    似乎总是缺乏,还是缺乏
     
    如果在七月,你见到我
    我还没有变得聪明
    变得热爱劳动,不愿说话
    变成一条可以赞美的泥鳅
    在地下静默,在雷雨中疾行
     
    我将无法歌颂
    而我渴望歌颂,我的心灵渴望歌颂
    太空和万物
    生育和死亡
     
    PS:美美是俺地一句之师啊,比我高明多了。
  • 2007-05-07立夏 - [练习]

    往古,这日有帝王率文武百官至南郊“迎夏”,勉励百姓多劳作勤耕种。《礼记》云:还反,行赏,封诸侯,庆赐遂行,无不欣说。乃命乐师,习合礼乐。命太尉,赞桀俊,遂贤良,举长大,行爵出禄,必当其位。
     
    历书上说,“斗指东南,維为立夏,万物至此皆已长大,故名立夏。”现在,“天地始交,万物并秀”。“蝼蝈鸣,蚯蚓出,王瓜生,苦菜秀。”倒真想准确找出这么个地方。
     
    打电话回去,小侄女兴冲冲跑过来大声说话,又嫌我声音小,讪讪地把电话给了我妈。如果我在家,定要被我抡起来捉弄一顿才过瘾。弄哭了,就赏赞封庆,不难安抚。
  • 2007-05-01紫玉兰 - [练习]

    无法知晓,之后的季节。
    神才如此广大。而万物有什么征兆?
    没有颜色润泽的叶子。深色的,饱含而静默的。
    ——如同黑夜吗
     
    从未见过。难以想象盛大。难以想象。
    它们不是边界,不是勇于就可以跨越的。
    这里是宿命,是放逐,是对荒芜的试探。
    是被施咒的花种,还让它如灯盏般繁华。
  • 我们还有母亲
    在煮面条
    我们还有黑公鸡
    领着小公鸡
     
    乌云到达之前
    河水就要静止
     
    而静止的一切
    正准备撤离
     
    留下的
    建起房屋,等待
    为不幸者
    举行葬礼
     
     
    这事儿有来历。
     
    今天是正式上课的第一天。第一周都是试选课。我一查,英语系居然开了好几门诗歌研究和诗歌写作课。
     
    这玩意儿也能教?这怎么教啊?我只见过教诗歌史的,写诗怎么教呢。还这么大量。要么就学《死亡诗社》,那我就很有兴趣了。
     
    中午12点,进来一个很胖的姑娘,她是老师。汹涌的身躯。脸小,眼圆,鼻尖。温和,很温和。一来就讲节奏,韵律,诗体,修辞。学生不温不火,很乖。我想下周我肯定不来了。开始乱想下节课的诗歌写作会是啥样。
     
    也好,姑娘提前下课。因为另一栋楼我还得找找。找到的时候,已经开始上课了。教室里加上我,有9个学生。三女六男。我戴上眼镜,得仔细看看老师。真吓了一跳。女枯木大师!但穿着非常讲究。面容严肃。我可就是有点啥了。想想,可能这毕竟是BC,英文系的水平也就只能这样了。我好歹坚持上完这一次吧。
     
    老太太出了个题目,让学生10分钟内写一首。诗歌必须十二行,必须包括她写在黑板上的8个单词里的任5个。
     
    这我有兴趣。玩呗,反正我不交作业。而且如果学生里有高手,那就幸运了。我跟着写的,就是上面这个。应景之作。我没有包括5个单词,只有3个,母亲,面条,和云。还有几个是叫喊什么的,已经记不清了。当然,我是用汉语写的,也没念给他们听。但是他们写的,念了出来,我也没听懂。太快了。我觉得他们肯定多少也有点不好意思吧。老太太很和蔼,只鼓励。鼓起眼,还笑,并不吓人。
     
    她随后让大家一起阅读的一篇文章倒是不错,一个我不知道的人,关于写诗如何快乐。道理很简单,无非是关心具体,关心身体,放眼世界,放眼生死。但在胖姑娘的基础上,觉得女大师在枯木的外表下,或许有汹涌的心呢。
     
    下次再去看看,她能玩出什么花花儿。
  • 毁坏边境,使其荒芜
    令腹地与外界隔绝
    针芒无穷翻动
    无穷的力对峙虚空
     
    是的,你赢了
    现在,谁胆敢靠近
    都要仔细掂量
     
    太尖锐了
    以至近于恶
    (这或许比不存在要好)
    甚至不怕真理,漠视它
    女人惊讶,好奇
    男人长大后则不再好奇
     
    如果对虚无的抗争
    使得我们与之一样狰狞
    不见当初
    承受雨露的温柔
     
    太阳沉入沙漠之时
    不可动怒
     
    因为,我们终将屈从于
    所有法则的力量
    终极的虚空边缘
    也有一颗宽厚的心
    如母鸡聚集自己的雏鸡
    在翼翅下
     
    而我猜想,你背面的锋芒
    是否会温和一些
    纯朴,用于挖掘,耕种
    朝向泥土
    在月升时,默默开出奇异的花
  • 如果寒冷足令肺腑清冽
    并不致使桑树死亡
    年年春天碧绿
     
    而天幕中的星
    只有一颗,两颗
    ……
     
    愿大地将五谷收藏
    寿福永昌
  • 如果航船相遇
    而风终不止息
    让我们静立
     
    你沿港口
    进入迂回缓慢的河流
    在有树林的地方停靠
     
    我还要航行
    寻找满是花香的岛屿
    在大海上
    或萦绕在你身旁
  • 之后,黑暗会愈益沉重
     
    而此时,大地上空
    是五彩的光明
     
    我们一生的目的
    似乎就是为了穿过雨季
    在这里分离
     
    而其余的部分
    满面尘灰,回到泥土
    伤心的看见
    那些幸运的云彩
    正涌向天边聚集
  • 玫瑰,为何你不愿在夜里
    绽放 纯而又纯的花朵
     
    黑夜多么安详
    没有战火
    航船变得小心翼翼
    深海底的鱼群不动
    苍穹顶的群星不动
     
    只有日出,才会照见不幸
    而黑暗中,世界仿佛没有了
    艰难的过往
    开始慈祥
     
    这一次的聚会
    还需要一点点鼓励,玫瑰
    僵持的夜幕在等待
    我们围坐四周,友爱的聚会在等待
     
    一个花骨朵的拨动
    一个眼神
    你就能令整个黑夜生动起来
    仿佛一个指挥家
    举起手 站在了前台
     
    因爱之名,玫瑰
    让我们从美好开始
    在幸福处,道别
     
  • 是否最初
    你心中充满不幸,悲伤
    在黑暗中隐忍受辱
    灵魂被无端困在带刺的身体中
     
    是否雨水和日出的轮换
    带来某种启发
     
    愤怒这命数
    不肯低头——
    花瓣托着花瓣,抵达朝光的洞口
    建造起一个高贵的家族
     
    要么顺从,要么摆脱——
    蝴蝶惊异地抬头
    默默飞走
     
  • 雨水突然来到这里
    雨水突然
    接二连三来到这里
     
    高高的停住
    齐整整落下
     
    以朝拜的方式
    冲洗他
    居住的屋顶
    出行的道路
     
    仿佛这里
    住着一个大人物
  • 我们要转折了
     
    万物,随我来
    我带你们走出这里
    最后一次告别,回望故园
    我们就要离开
     
    小松鼠,别怕
    到我怀里
    你看日月星辰轮转
    依旧映照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