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念这个词意味着,有人看见

    一滴露水或一片飘浮的叶,便知道

    它们存在,因为它们必须存在。

    即使你做梦,或者闭上眼睛

    希望世界依然是原来的样子

    叶子依然会被河水流去。

     

    它意味着,有人的脚被一块

    尖岩石碰伤了,他也知道岩石

    就在那里,所以能碰伤我们的脚。

    看哪,看高树投下长影子

    花和人也在地上投下了影子:

    没有影子的东西,没有力量活下去。

               (绿原 译)

  • 2009-10-17牵牛花已逝 - [练习]

    当它们如大地之眼

    在夏日浓密的藤叶间,熠熠闪烁

    是流水,凭光明之风

    从虚空的深渊将它们带来

  • 2009-08-06时日 - [练习]

    夜晚的风

    越过满窗的花叶

    吹在我身上

    现在,牵牛花开得好快啊

    一朵接着一朵

    秋天马上就要来了

    它们在努力最后的繁盛

    我继续写书

    若此刻世界停息,它们或许会埋怨

    但若冬夜来临

    我将用土,掩埋它们的根叶

    打开灯,慢慢翻阅自己的书

  • 2009-08-03米米和小鱼 - [练习]

    不要相信它的鬼话

    太平洋上的风,怎样带来了太平洋里的鱼

    扮个鬼脸,嘲笑它的魔法,吓唬它,

    称它为该死的,或者叫它倒霉蛋

    因此你变得清晰,觉醒

    因此你很得意,

    打算带走它,等晚餐时将它吃掉

    可入睡前,又开始感到失落

    并期待下一场季风,从天而降

    (刘珊珊画)

  • 我永远只能是你的侧面,你的左边,或右边

    我照看你种下的庄稼,而你将我一起照看

    我才爬上山岗,你的目光已看清林间的道路

    我奔向北方,则日头向你倾斜,但不是缺陷

    我也仰头看着夜空,可你的孤单我一无所知

    “秋风刮过你的田野,你喊冷的时候我不觉得

    现在刮到我这里了,我才感到你心里的广大和凉意”

    (刘珊珊画)

  • 你刚学画时,笔一挥

    天空马上就要变蓝,阳光普照

    河水四处流淌

    令它们的心,全然倾倒

    而你赫然一笑

    转身回到僻远的乡村

     (刘珊珊画)

  • 2009-04-09我们一起春游 - [练习]

    沉默的群山中开始出现草原八月的景色

    我们爬上山坡,一路往前

    决定在林间停下休息

    直到明亮的、恒久的阳光

    照在我们前额。

    在这山谷里,在它们居住的地方

    那些轮回的万物,正试图恢复它们自己

    于我们注视的目光里,略微慌乱

    惊愕地,默想片刻

    便各自开始重新布置消失了的大秩序

    至山崖上。

  • 2008-12-26一个比喻 - [练习]

    快下雪的时候,妹妹

    你像条小鱼,从楼下经过

    我在七楼窗户,对着涌向城市上空的云层抽烟

    你就像一条小鱼。我的惊喜你毫不知晓。

    就像我家鱼缸里剩下的最后一条,

    那是最后一条。它无声的游动,似乎没有障碍,没有呼吸

    多像你现在,似乎踩着的,不是负重的大地

    似乎冬天没有什么缺陷,并没有意见可发表。

    若你此刻停下,哭,笑,或者与人交谈,争吵

    竟然犹如身陷画像,没有声音。似乎心脏失去了跳动。

    虽然光线昏暗。但很多画家

    并不放弃。在他们眼里,

    你像金鱼一样孤单。

    这是多么简陋的比喻。可并非不祥的、消极的比喻。而是

    对事物恰当的还原。

  • 2008-12-2412月24日 - [练习]

    我还没有达到今晚要求具备的感情。

    我刚从一个女人家里回来

    我兄弟想娶她,派我打听一下

    她说她手头还有一个男人,她需要考虑

    如果不是为了聘礼,跟她未来的婆婆吵翻了脸

    她是不会犹豫的。她皱着眉头说“愁死了,愁死了”——

    女人就这样,好像她们的本质是阴郁。

    很多小说里,她们一直不满地说着“悲惨”、“苦闷”这样的词

    好像她们的生活,还能有别的出路。 

    我还见过一个女诗人,或许是她喜欢了很多男人,于是就更喜欢悲哀的人生

    ——她以为男人的命运跟她们一样;

    ——幸好,她不是我喜欢过的那一个。

    ——她儿子会长成什么样的男人。

    我以为我今晚可以在家里平静的思考人生

    为各种各样的悲欢祈祷。并思考

    目前这样的男女事态

    是由谁造成。有名无名的悲伤,需要定个日子来交代。

    可突然接到宴请。我又得连夜出门,

    来不及静斋安坐,来不及询问

    来不及等待令人满意的答复。

  • 2008-12-16暮晚的郊区 - [练习]

    这里是空旷的练习场

    人们按城里的模式生活

    开商场,设置公交路线;白天彬彬有礼,晚上找女人喝酒。

    每天都有汽车把熟练掌握技巧的人,载入城里,如同沉入大海。

    如同一颗石子沉入大海;如同千万颗石子沉入大海。

    他们最终把墓碑立在郊外的山岗。正如画室里

    一个不哭不笑的画家,开始描述陌生的、异样的人。

    在落日磅礴的暮晚,飞机蓦然飞起,如同巨大的鸟

    俯看凋敝的树林。

    如果想要看见如何把人群,惊恐地推向生命

    请看与之鲜明对照的辽阔背景,那群星降临的天穹,

    从远处沉寂的山峰,落下半实半虚的幕布。

    就是这些寂静的风景,让一个伫立的人,心中充满伤怀。